梦里花落知多少

第二十节:一直做梦

郭敬明2018-12-05 17:39: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我走的那天一票人来送我,跟一出国考察团似的,我看着陆叙不在心里空得跟冷清的机场候机楼一样。我猜他现下还裹着白纱布躺在医院里呢。我对微微白松和顾小北闻婧分别暴力了一会儿,然后就转身进了信道。我走得真坚决连头都没回。

刚要上飞机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有短信进来,是陆叙。

“我就站在候机楼的后面,你进信道的时候一回头就可以看见我,我以为你会恋恋不舍的,可是你真的连头也没回就那么走了。”

上了飞机,空姐礼貌地叫我关机了。我关掉手机的一剎那眼泪奔腾而下跟黄河泛滥一样。我突然想起了陆叙表扬我的话,“创意层出不穷跟黄河泛滥似的”。

飞机轰鸣着跟一怪物似的冲上了天空,我的头靠在玻璃上昏昏沉沉的,一直做梦,梦里挣扎来挣扎去的,梦中我又看见了年少时候的顾小北,微微,闻婧,白松,看见我们高中的时候在学校耀武扬威的就是一帮子该死的子弟,我们在高中校园里横冲直撞流血流泪,梦里的阳光灿烂得一塌糊涂,可是我却看到忧伤纷纷扬扬地跟飞花似的不断飘零,不断飘零,数都数不清。在梦里我一直没有见到陆叙,我想不起他的脸。

飞机进云层,冲撞,我的眼泪挥洒在九千米的高空,真豪迈。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上海位于海边所以台风大,我觉得飞机降落的时候晃晃悠悠的,着陆之后也一蹦一跳地跟碰碰车似的。当时我在飞机上的伤感劲儿还没涌完呢,于是特心灰意冷地想干脆把这个飞机弄翻得了,我也死得痛快,闻婧微微肯定会为我的死泪流成河,不过顾小北白松和陆叙那三个小王八羔子会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下了飞机我把手机开机,刷地进来五条短消息,我握手机的手都给震麻了,五条短消息全部是火柴发过来的,其中有一条让我很崩溃。火柴说,妈的你装什么处女啊,你丫倒是哼哼哈哈弄出点儿声响来助助兴啊﹗

火柴是我一国中同学,我和白松微微等人在学校里横冲直撞跟小坦克似的谁都不怕,就怕她。像我和闻婧这种看上去特别二五八万的,其实也就嘴上贫,绝对纸老虎,撑死一硬塑料的,所有的人都说我们是披着野狼皮的羊,除了顾小北,他硬要坚持说我是穿著防弹衣的野狼,还是一大尾巴野狼。微微和我们比起来算是见过世面经过风浪的人,和火柴一比也绝对是小巫见大巫。火柴的妈妈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所以她爸就特恨她(真不知道这什么逻辑),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但火柴从小就特坚韧,跟冷酸灵一样。一般的小孩儿都是未雨绸缪的,大人的巴掌还没落下来就扯着嗓子哭,哭得左邻右舍都惊动了,全部赶过来以为出了什么大乱子,大人的巴掌也不好意思再落下来了,比如我和闻婧,我们就是这样的孩子,仔细想一下我们从小就那么奸诈且天不怕地不惧的,怪不得顾小北整死说我是穿著防弹衣的大尾巴野狼。但火柴是打死都不哭的,只是用一种如剑如刃的目光瞪着她爸,等她爸打累了她就站起来冲她爸冷笑。火柴十五岁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从此闯荡江湖,那个时候我和闻婧白松还在国中悠闲地虚度时光。火柴离家时对她爸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他妈就是一傻B。

我们高二的时候,火柴回来看我们,刚见她的时候我看她嘴唇红肿以为她被人打了,后来才知道那是最新款的唇膏,一支够我花一星期。我们和她勾肩搭背地走在校园里,遇见曾经的老师,老师很关心地问火柴现下在做什么,火柴笑脸如花地说做小姐呀。那个老师撒丫子就跑。

在我们大一的时候,火柴又来看我们。这时候火柴已经不做小姐了,做妈妈桑。她挥斥方遒地说,我不再是个受压迫者了。火柴说她现下在性产业方面混得如鱼得水,她说她老用安徒生的名作来让人记住她火柴姐的大名,我当时还在想怎么纯洁的儿童读物会和性产业联系在一起,火柴马上就解答了,她说她每次自我介绍的时候都说,我就是那卖女孩的小火柴。当时我心里就想真是一盲流。白松说她双手沾满处女的鲜血,而我当时则联想起火柴往宾馆酒店送小姐过去的画面,跟当年贩卖黑奴一样,都是罪恶的人口交易。

忘了说了,火柴的本名比处女都处女,叫唐淑娴。

我从通平交道出来,老远就看见一美女雷厉风行地朝我飘过来,说实话火柴长得越来越好看了,一头酒红色的离子直头发,一副冰蓝色的太阳镜,一件一看就是精品的吊带刺绣,想当初她离开我们的时候还是一青葱岁月的小丫头,如今已经是一尤物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贼眉鼠眼的男人把眼光在她的上三路下三路来回打量,美女就是好,特别是在这个眼球经济的时代。以前我和闻婧走哪儿都是焦点,不过在火柴面前,算了吧,我心甘情愿当绿叶。

火柴冲到我面前,摘下墨镜,我刚和她用暴力彼此拳来腿往地表达了分别多年的思念,结果她丢过来一句话︰操,你丫什么破飞机啊,没油了还是怎么着啊,飞这么久?她倒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我站在她面前恨不得死过去,周遭的那些男人估计早脑充血了,谁会想到一个美女的外表下是颗悍妇的心灵呢。还是让我扛了吧。

火柴到上海都大半年了,一点江南吴侬软语的温柔没学会,还是一口京片子。

火柴问,你丫不跟北京呆着,干吗跑上海祸害民众来了?

我说,我想首都大众也不容易,我不能老跟一处祸害民众啊,于是就来了。

我这人嘴也闲不住,一有人跟我贫我立马接上去。

火柴说,你丫别跟我贫,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我低着头拉行李,面无表情地说,没什么,我就是拿一花盆把一小青年砸医院里去了,跑这儿来躲避法律的制裁。

火柴踢我一脚,说,滚你丫的,就你爸和闻婧她爸在北京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别说拿一花盆,你就是拿一火盆把人给砸歇菜了你丫也不用跑啊。告儿我,到底怎么了。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说,我被顾小北的女朋友扇了两耳光我觉得很没面子就躲过来了。我发现我说这句话说得特别顺溜。

火柴说,哦。然后就没下文了。我心里不由得很佩服她,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啊,比如微微啊闻婧啊,哪个听了这话不一跳三丈高啊,您看人家火柴,多镇定。我们这些儿女情长在她眼里估计都是云烟,不真实,飘渺,虚幻。我突然发现自己躲避到上海来特没劲,跟王八似的,被欺负了就知道往壳里躲,我在这儿伤春悲秋的,顾小北估计在北京过得特欢畅。

我和火柴各自沉默低头走了一两分钟,火柴突然跳起来挥舞着拳头冲我吼︰我操,林岚,你说什么呢﹗顾小北的女朋友不是你吗?﹗

刚走出机场大厅我的手机就响了,我一看,是陈伯伯。我来上海之前我爸特意帮我找了个人说是在上海照顾我,其实也就是找了个估计挺牛B的人,怕我惹事,因为我妈总说我是一事儿精,走哪惹哪。

我接起手机就问陈伯伯您在哪儿呢,纯情得跟朵花儿似的。我估计闻婧听到我这口气灭了我的心都有。电话里那人说,往前看,往前看,看见那宝石蓝的车了没?我甩过脸去就看到一中年男人冲我热情地挥手。

我拉着火柴跑过去,一个黑色西装的估计是司机的人把我的行李放进后面的行李箱里,我过去拉着陈伯伯的手热情地表达了家父对他的思念以及对以后工作和生活上合作前景的展望,就跟两国领导见面似的。

我正得意呢,突然心就冷了,彻底冷了,我忘记了火柴站在我后面,她要是一兴奋来一句︰先生穿得挺光亮的啊,弄个妞吧?我绝对当场死在那儿。不过事实证明我低估了火柴,她也和陈伯伯握手,展望了一下未来,讨论了一下时政,跟一女强人一样。

在车上我有点累,就闭着眼睛躺着,火柴依然和陈伯伯你来我往地,透过他们的谈话我又发现了这个世界上有眼有珠的人少得可怜,因为陈老头说了句让我很不平衡的话,他对火柴说,你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和林岚是同学吧?我睁开眼发现火柴用一种特复杂的眼光看我,似笑非笑的,我知道她什么意思,我没理她。

车一会儿就冲到静安寺那边了,满眼的小洋房,陈伯伯对我说,我在这儿有栋房子,你先住着。我倒是没什么感觉,火柴却吞了口水。我小声问她怎么了,她停了很久,最后蹦出几个字︰丫真有钱。

我看着窗外,到处是春深似海的树木,浓郁得似乎要流出水来,那些一大团一大团的绿色把整个夏天弄得格外潮湿。树阴下是各种风情的美女缓缓而行。我想以后我也是一小资了,想想就很快乐,这就是我的新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