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第二十四节:纯洁的男女关系

郭敬明2018-12-05 17:58:5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从陆叙到上海来之后我的生活开始变得比较有趣,因为我和他“同居”了。可是我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陆叙刚来上海的时候的确是人生地不熟的,公司给了他一套单位里的单身宿舍,有一次我因为找他看一份文件,去了他的那个宿舍,然后觉得心里特不是滋味。那间宿舍只有十平米,放了陆叙的计算机桌后就剩不下什么地儿了,陆叙的床铺在地上,日式的、白色的褥单挺干净的。一般男孩子的单身宿舍要多乱有多乱,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我和闻婧偷偷进过男生公寓,然后被一大堆袜子和球鞋给刺激出来了,还没走出门闻婧就大叫恶心恶心﹗所以看到陆叙的宿舍后我挺惊讶的,居然这么干净。不过说实话我也挺过意不去的,想着自己仗着父亲认识陈伯伯就住那么大一栋小洋楼,再想想陆叙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人居然毫无怨言地住在这种地方,我恨不得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狠狠地给自己几个大嘴巴。于是我就怂恿陆叙出去找房子,然后对他大肆宣扬媒体欺骗群众,上海住房根本就不紧张,我这人讲话特没谱,因为从我那语气来理解的话那就是上海到处都是便宜房子,等着人去住﹗陆叙听了也没说什么,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对我说,那好。

后来我就利用一切时间来帮陆叙关注房产讯息,上班的时候自然不用说,开了无数的网页,找到有用的就利用公司的打印机打下来,然后放在活页夹里送进陆叙的办公室。他打开活页夹的时候挺愤怒的,我知道他最讨厌工作不认真的人,不过我一点儿也不怕他,我看着他样子特镇定,心里想我是在帮你找房子,小样儿有本事你就发作﹗下班回家之后我也在帮他留意,看看有合适的就打个电话过去问问,然后记下来。天地观音如来佛,我真是一个大善人﹗

那段时间的每个周末,陪陆叙看房子成了我的一个比较固定的周末节目。其实说是看房子,一般都是上午出去看了一两家,然后我就耍赖,开始怂恿陆叙去逛街,看电影,购物,等等等等。陆叙这人挺大方的,比较舍得花钱,不过他有自己的原则,就是一定要买名牌,买实用的东西。比如那次我看上个LV的手提袋,他随便问了问我说你是不是很喜欢啊?我白了他一眼说废话。然后他就没说什么了,不过出商场的时候我就提着LV的手提袋踢着正步走出来了。从那以后我就经常把陆叙诱拐到无数的专卖店里,在自己早就看好的猎物面前不断地徘徊,叹气,然后等着有所斩获。我从陆叙那儿占的小便宜多了去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不过陆叙也有牛脾气的时候,比如他就不喜欢帮我买那些小女生特喜欢的东西。一般电影里不是老爱演什么男生为了追女生,于是就买气球啊,熊啊,荧光棒啊什么的。每次我一装纯情想弄个这种东西来玩玩的时候陆叙总是拿眼睛横我,说您一把年纪了扮什么清纯啊。一般我都会用武力解决,要么我把他打服了,他给我买,要么我被打败了,我自个儿掏钱买。不过那种东西玩一会儿就腻,于是我就让陆叙拿着。每次我看见陆叙一身西装那么大块头的男人抱着个狗熊走在街上我就乐,而且他满脸愤怒又不好发作的表情让我觉得特有意思。

后来找了很久之后我就开始烦。本来要找合适的房子就不容易,好不容易找到了,每次我和陆叙一开口,房东一听我们的京片子,马上用三分之一的眼珠子看我们,抑扬顿挫地说︰北京的啊?我靠,我心里就在琢磨,敢情你们上海跟北京有仇还是怎么的啊﹗而且那些精明的妇女都是喊出天价来跟你谈,那次有家条件不错的,我们刚一问价格,那女的脱口而出,三万五一平米,不二价﹗我靠,我当时心里就想说滚你丫的,这是你丫曾经蹂躏了好几年的地方,又不是秦始皇跟这儿窝了三年,你丫当是在卖阿房宫呢﹗

于是我放弃了,在找房子找了一个月之后依然没有进展的情况下,我对陆叙说,得了,你直接搬我家来吧,我家宽敞着呢,多匹马都能住下。

当时是在车如流水马如龙的淮海路,陆叙听了很长时间没响应,呆在那儿面无表情地盯着我,过了很久我都以为他是中风了,他才一脸通红地特结巴地问我︰和……和你住?

我当时就明白过来了,这小青年别看样子挺干净的,满脑子和别的男人一样翻涌着色情的东西,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我用特不屑的眼光看着他说,下流﹗还是火柴说的好啊,她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那些男人口口声声对你说给你下半生的福祉,其实是说给你下半身的福祉﹗

陆叙又是一脸愤怒地望着我,怒发冲冠地冲我咆哮,我怀疑他上辈子肯定是一狮子,他冲我吼,林岚,我是考虑到你一个姑娘家,给外面的人知道了不好,我下流?我是一真正的东郭先生,好心救了只白眼野狼﹗

我看着他那样儿就想笑,东郭先生,你怎么不说自己是柳下惠啊?

最后陆叙还是搬进来了,一来实在找不到好房子,他的那个小宿舍也实在不能住人。二来那天他跑到我家看了一下,然后目瞪口呆两分钟说不出话来。的确,当初我第一眼看到这房子也是这响应。我和陆叙也算是从小在小资环境中产阶层中长大的,看了这房子也喷血。在陆叙表情严肃地谴责我奢侈谴责我搞特殊化谴责我不知道艰苦朴素谴责了十多分钟之后,他冲我挥挥手,意气风发地说,我决定搬进来了。说完冲我特奸诈地笑,两个眼睛弯弯地,说实话,挺好看的。

虽然我主动让陆叙住进来了,可是说实话,我心里没底儿,我整天就在琢磨如果哪天我妈要知道我在上海同一男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我妈肯定直接从机场飞过来掐死我,没跑儿﹗所以我整天都在防熟人,我对陆叙约法三章︰第一,不准带外人回来;第二,不准接电话;第三,我不在家的时候,有人敲门不准去开。我威胁陆叙说,如果被人知道了我和你住一起,我肯定歇菜了,不过我死了你肯定也活不了﹗说完我突然想起一电影里的台词︰我先自杀,再杀你全家,然后我再逃之夭夭。以前香港娱乐圈不是说嘛,防火防盗防记者,我觉得我是在防火防盗防熟人﹗

说实话我以前还从来没和别人一起生活过,除了在学校被迫和几个姐妹们挤在十平米的宿舍里。而且在我大学的三年里边儿,我是隔三差五地就打车往家跑,一回家就一猛子扎进浴缸里跟跳水皇后似的,我是实在受不了学校那个罪呀,洗个澡要从底楼提水提到宿舍,提得我腰疼。我妈特看不惯我这么娇气,每次都站在浴室外面忆苦思甜地让我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我妈总是跟我讲她比我小的时候就一个人下乡了,讲她在希望的田野上挥洒着火热的青春,讲她如何任劳任怨艰苦朴素,总之一句话就是她当年比我牛多了。我心里想装什么大头蒜呀,上次我爸还告儿我你当初在农村因为抬不起一筐砖头而眼泪婆娑呢。不过大部分时候我都只敢在心里嘀咕嘀咕。因为记得第一次我就这么表达了一下我心里真实的想法,结果我妈破门而入,抓住我的头就往水里按,我一不留神被呛了好几口水。当年日本鬼子什么样啊﹗我妈走出去的时候还回头冲我飞了个媚眼,特挑衅地说,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我差点儿一头撞死在浴缸上。

其实和陆叙住在一起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事情,不过偶尔在我早上穿著睡衣涩着一双眼睛走进浴室看见个男人赤着上身跟镜子面前刮胡子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尖叫。不过叫了几回后也不敢再叫了,因为有次我一叫唤陆叙就在下巴上拉了条长长的口子,那天的情形我记忆深刻,因为陆叙一边下巴淌血,一边特愤怒地对我说,长得挺漂亮的一女的,叫起来怎么跟牲口似的﹗我当时被鲜血淋漓的画面吓傻了,忘记了打他。之后的几天陆叙一直贴着创可贴上班,小样儿特滑稽。

和陆叙住久了我发现我并不了解他,一直以来我觉得他就是那种在溺爱的环境里长大的,没经过风浪,没经过挫折,工作起来就没人性,不懂得情调。可是我发现我错了。当我看到他坐在地板上带着耳机听那些有着妖艳封面的摇滚CD脸上有着如同孩子般的表情的时候,当我看到他拿着小铁锹在花园里种向日葵的时候,当我看到他的计算机桌上放着盆小仙人掌的时候,当我看着他拿着一本画册坐在厨房里等着炉火上的汤熬好的时候,我恍惚地觉得自己像在看着曾经的顾小北,我忽然发现他们居然那么相似。

我发现自己还是忘不了顾小北。有时候一闭上眼睛,我就看到小北那张忧伤的脸。在梦里,他的身边总是不断有花落下来,我不知道那代表什么,我不想去找算命的人来帮我解梦。自从上次我去寺庙一个老和尚说我会走财运,结果第二天我的钱包就掉了之后,我就再也不相信那些为我占梦的人了。

我想,之所以梦见,是因为太想念吧。

生活就这样一直过下来了,没什么波澜,有时候我都觉得似乎我以后就会这样一直过下去了。生老病死,草木枯荣,我踢着正步挺牛掰地走向我的三十岁。多豪迈啊。

被电话吵醒的时候我发现阳光已经很刺眼了。其实我很早就听到电话了,不想接,让它响。我这人天生适合在恶劣的环境中继续维持我舒适而安逸的姿势,比如这种情况,我估计就算你再弄三个电话来一起响,我仍然能睡得口若悬河。不过陆叙不行。我梦中就觉得有人在打我,而且打得特狠,我睁开眼就看到陆叙穿著一睡裤光着上身站在我面前拿枕头砸我。我当时大脑中就联想起电视中纯洁少女被禽兽玷污的剧情,我拉着被子护在胸前,“你要干吗?﹗”陆叙没回答我,?#91;着眼睛,用手指着那电话。我明白过来了,他估计被电话弄得受不了了。因为我曾经叫他不准接电话的。我看着陆叙一头乱发跟狮子似的走回他的房间,觉得自己当时有那种想法真的比较下流。

电话是火柴打来的,我一听到火柴就知道我不能再睡了。我爬起来靠在床头儿,跟丫在电话里贫。我说,姐姐,跟哪儿发财呢?

我今儿自我放假呢,林岚出来陪我溜达溜达吧。你到上海这么久还没怎么逛过吧,整天跟写字楼里窜上窜下的,你不累啊?

说实话,有点儿,每天在单位,用十几种不同的软件处理无穷无尽的设计,一个平面陆叙非要我拿五种不同的设计出来,很多时候我就埋头于那些设计画稿中感叹我的青春流淌,哗啦啦跟抽水马桶一样一去不再回来。

于是我跟火柴说,好啊,今天把你妹妹带哪儿去啊?

买衣服吧,到上海来之后都没怎么见你逛过街,你丫在北京可是每个星期都血洗燕莎赛特啊,怎么一到上海从良啦?

我说得了姐姐,你别贫了,赶紧过来接我。我收拾收拾,一会儿就行。

挂上电话我就起来了,开始梳妆打扮。别人都说上海的女人只能用精致来形容,我虽然是一北京柴火妞,可是我毕竟也混到上海来了呀,多能耐啊,而且我是跟火柴小姐出去,再怎么也不能反差太大呀。

等我收拾得差不多了,陆叙正好起来,睡眼蒙地在浴室里刷牙。我坐沙发上跟那儿看电视呢,突然看到前阵子我和陆叙做的一个广告正在播出,说实话,那个广告挺成功的,商家也乐意往电视台砸钱,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几乎每个频道都能看到我和陆叙伟大的创意。听到广告的声音,陆叙拿着杯子叼着牙刷就出来了,站在我面前,盯着电视看,看了半晌,说了句,真是杰作啊﹗我当时正在喝水,差点儿想把杯子朝他砸过去。我抬头看他,发现他还是不穿衣服满房间乱晃,我也没管住自己的眼睛,在他上三路下三路来回打量。没办法,谁叫他身材好,跟模特似的。结果陆叙估计觉得我在看他,于是也回过头来看我。我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先发制人,我说你以后能不能穿上衣服再出来溜达?他盯着我,纯情的大眼睛眨了眨,半晌说,看吧,我不收你钱。我正想从沙发上腾空而起,门铃响了,我大手一挥,去开门。陆叙就拿着漱口的杯子开门去了,门一打开,火柴笑脸如花地飘了进来。看到没穿衣服的陆叙,她一下子没响应过来,蒙了,我也蒙了,陆叙也站那儿没响应跟化石似的。我突然才想起我怎么能让陆叙去开门呢﹗靠﹗

我酝酿了一下,正想解释,结果火柴对我劈头一顿痛骂,她说,林岚你大爷的,你要叫小白脸也不找我,我是干这行的啊,什么男的给你弄不来啊,我手下的那些小弟弟比他帅的比他结实的多得跟兵马俑似的,你说你守着姐姐我这个巨大的仓库你还到外面找鸭子,你姐姐我容易吗,我跋山涉水来到上海,我兢兢业业,我永垂不朽……

我一听她这么说一口水差点儿从气管里咽下去。倒不是她误会我招鸭,而是我听到她说成语我缺氧,中国多么伟大的文化就这么被蹧蹋了,还永垂不朽呢,我靠﹗

“姐姐,火柴姐你消停一下,你停一下,”我想插话,可是火柴说话真够快的,机关枪,我急了,嗓门一吼,“火柴你大爷,你丫嘴给我闭了﹗”

整个世界清净了,我真不容易。

我看火柴那样我也不想和她解释什么了,她这个人比较敬业,看见什么情况都首先用她的专业眼光去分析。我拉着她就出门了,临出门前火柴还冲着陆叙发话问他是哪个姐们儿手下的。

我把火柴塞上了车,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等火柴把车发动了,我说,你怎么满脑子都是黄色思想,我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火柴挺轻蔑地看了看我,说,都男女关系了,还纯洁,我操。

我听了有半晌说不出话来,然后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火柴哪儿像文盲啊,我真怀疑她是中文研究生毕业的。

上午大半天火柴带着我把上海高级的消费地方挨个逛了个遍,从美美,伊芳势丹,到恒龙,梅陇镇,甚至一般小资不敢去的东方商厦都把我领进去了。当我们在梅陇镇逛的时候火柴问我,她说,这梅陇镇本来是消费者的天堂,可是小资和中产们都渐渐来得少了,你知道为什么吗?我说不知道。火柴说,因为这里老打折。我听了一口血含在嘴里不敢喷。其实我一直都比较怕逛这种地方,以前在北京的时候逛燕莎,虽然也经常血洗商城,但是那毕竟是用父母的钱,而且好不容易买个东西回去都不敢多看,肉疼。像上次我一冲动买了个玻璃水果盘子,七百多块,我妈差点儿杀了我。我拿在手上都觉得抽筋,当时是怎么想到要买的呢?还有经常香奈尔的一套衣服,买回去几乎没怎么穿,大部分时间我都穿著牛仔裤大T恤在北京城里展示我热情洋溢的笑脸,跟一乡下小妹儿一样。所以今天我是打定了主意不花钱,免得再肉疼。我要把握和男人看美女一样的心态,美女可以随便看,但是没听说过看了个美女就要娶回去生孩子的。

不过火柴显然和我思想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估计在上海这大半年纸醉金迷的生活已经彻底把她培养成了一个超级小资。我看她买一套护肤品需要动用信用状我就觉得心寒,因为我知道一般她钱包里都有两千左右的现金的。这个社会主义的败类。

走在路上我一边看美女一边数落火柴不知道节俭,如同当年我妈说我一样。我说得很起劲的时候,我们正在路过一个天桥,天桥上有个乞丐正在落魄地看着我。突然火柴的手机响了,可是她不听,我提醒她电话响了,她却挺平静地指着那个乞丐对我说,是他的手机,我的手机没40和弦。我当时一听血压就上去了,40和弦?﹗我的手机还没和弦呢﹗这什么社会啊,要饭的都这么有钱。火柴看我的样子,然后继续对我说,林岚你不知道吧,上海这样的乞丐多了去了。上次我路过一乞丐,正好兜里有一块硬币,坐地下铁剩下的,于是我当砸丫小饭盆儿里,结果丫看了看我,说了句,算了吧,你也很困难。我操。不光上海,我成都的姐们儿告诉我成都的乞丐更牛B,都是打车去天桥要饭的,牛B吧?

我听了什么都不想说,只是暗下决心一定要去换一个手机。

吃过饭我和火柴坐在星巴克里喝咖啡,窗外阳光明媚,窗内冷气十足,我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让人舒服,比起在北京眼泪纵横的日子,我觉得这样的平淡是福祉。我这样对火柴表达了我内心的想法。可是火柴冷笑了两下对我说,你他妈装孙子不是不可以,不过自个儿的心可是自个儿疼。我听了这句话突然觉得心像被一个人的手狠狠地捏了一下,不是很疼,但特别沉重,这让我难受。因为我突然想起以前,在第一次知道姚姗姗是顾小北女朋友的那天,闻婧在洗手间也是这么对我说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坐在北京八月流火的夏天,坐在强烈到可以弄瞎人眼睛的光线下,那些以前的事情全部曝光。我觉得有点儿像我小时候喜欢的漫画《三叶草》,那个时候我就指着黑白对比强烈的画面对闻婧说,你看这种感觉,像不像所有的事情都曝光在烈日下面?说那句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有文学细胞,可以去做作家了。那个时候我和闻婧还都是扎着马尾巴的小丫头片子,穿著白色的小裙子在学校里横冲直撞耀武扬威。可是几年后的今天,我居然真的成了个作家,成了个有点起色的广告人,也已经从祖国的北部跋涉到了繁华的南方,沧山泱水四季春秋,可是我都差不多找不到以前生命里的那群人了,那些人的面容都有点儿模糊,除了我眼前的火柴。我不由得有点儿伤感。

火柴和闻婧一样,都很会看我的脸色。火柴说,怎么着大小姐,又伤感了?你别一伤感跟这儿开始念诗就成,我就怕听书面词儿。

我知道火柴在故意逗我,我也跟她贫,我说你别用成语就成,我一听你念成语就想自我了断了。

火柴在我脑门上拍了一巴掌,我突然有点儿小感动,感动自己的这些朋友这么多年了还是在我的身边,跟我们当初的时候一样,一点都不生分,还是这么瓷实。以前我都听人说,国中和高中的朋友是最真的,可是还是会随着时光而变得疏远。我突然觉得上苍对我还是比较温柔。

哎,跟我讲讲你和小北的事儿,你上次也没怎么讲清楚。火柴搅拌着咖啡上的奶油,开始盘问我。

于是我跟她讲了这一段时间来我混乱的生活,讲白松对我的表白,讲顾小北和我的分手,讲那个碉堡如何用白酒灌我和闻婧,讲微微生活的辛酸和风光,讲闻婧的男朋友是如何爱上了我,讲闻婧怎么给了我一小巴掌碉堡怎么给了我一大巴掌。我讲完后突然发现,那些曾经我以为完全忘记的东西,其实那么深刻地刻在我的生命里,我沉溺在生活中,沉溺在工作中,用最好的演技扮演着坚强的新女性,可是只有自己知道,我还是那个软弱的、爱哭的大四的小女孩。

我本来以为火柴会像微微闻婧她们一样听完我的故事就大骂姚姗姗然后安慰我,可是火柴没有,她一句话都没说,我也不再说话,两个人悄悄地喝着咖啡,我看着咖啡上的奶油觉得它们化得真难看,像眼泪弄脏的化妆的脸。

沉默了很久,火柴说了一句话,她说,生活根本不能和小说电影比,生活比它们复杂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