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第三十四节:闻婧出事

郭敬明2018-12-05 18:39:1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微微的案子有点不了了之的意思,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所以微微顺利地出来了。我打电话给顾伯伯,我想谢谢他,或者按照我老爸的意思对他表示表示,请客吃饭什么的。我刚说了句谢谢,顾伯伯有点严肃地问我,他问我是不是找过另外的人去帮微微这件事情。我恍惚了一下觉得自己好象只找过顾伯伯啊,其它神仙我也不大认识。但我突然想到估计火柴也在这上面使了点力气。所以我支支吾吾地没有明说。可是顾伯伯毕竟是经历过太多伤痕和荣誉以及争斗和退让的人,所以他告诉我,林岚,我明确地跟你讲吧,插手这件事情的有一些警方正密切关注的人,你少和他们来往。我乖乖地点头答应然后挂上了电话。

我窝在沙发上想了很多,我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了解过火柴,我一直觉得她就是个什么思想都没有的女流氓,不过挺讲义气,可是我现在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她。

可是话说回来,我们谁又真正了解过谁呢?谁不是把自己设计好的一张一张面具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做出最好的选择然后把那张最好的面具给别人看呢?

日子进入二月中下旬了,北京依然还是这么多雪,我有种感觉是这个冬天似乎永远不会结束了。我和陆叙走在大街上,看着路边将化未化的雪,感叹这个冬天的没完没了。情人节的时候陆叙本来想找我出去看电影,我借口说外面冷,下雪,不想去。其实我是怕在街上碰见姚姗姗和顾小北,如果上天要让我们四个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的话——老天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这样的惩罚是不是惨了点儿?所以我没答应陆叙,我就说我工作忙,要加班。陆叙于是说要不去他家。我当时有点想晕过去,因为我还记得我和亲爱的闻婧同学在上次的因为扮“精神妞”而使陆叙受到肉体与精神上的伤害事件中,微微曾经亲热地对陆叙的爸爸问了句“您是哪个庙里的和尚啊?”真是想想都后怕。于是我颤着声音问陆叙是要去见他父母吗。陆叙听了说你怎么想那么多啊,就是在我现在一个人住的那个小公寓里,我做饭吧,你还没吃过我做的东西呢。说完之后他又换了种特奸诈而又带点兴奋的声音对我说,如果你要见我父母也没问题,我明天就跟他们两老人家说,把咱俩的事儿给定了!

我说你少跟我扯,谁俩?咱俩?我什么时候跟你这么磁实啊?我没注意嘿陆叙同志。

不过那天陆叙表现的是挺好的,我看着他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的,穿著件白毛衣蓝色牛仔裤,大冬天光着脚丫子在地板上跑来跑去的,不过还好暖气开得足,不然真能冻死他。陆叙弄了一桌子的菜,我吃的时候他在旁边巴巴地望着我问我好不好吃好不好吃,跟一小学生问成绩一样,我觉得特别好笑。平时里对我耀武扬威的陆叙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温顺的小绵羊了?这倒是挺让人兴奋的,大好河山尽在展望。谁说人的本性不能改变的?

我本来觉得我在北京的生活也就是这样了,无风无浪地一天一天过,总有一天我会忘记了顾小北,忘记了我与他曾经走过的每一个脚印,我们会在同一个城市互相毫无关系地活着,彼此观望着对方的幸福。可是在二月就要结束的时候,我觉得天空像是被哪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敲碎了,连同我的生活,一起碎了。

在二月末的那一个星期,我每天都呆在医院里,那些无穷无尽的难过,像海啸一样吞没我所有的坚持。那一个星期里我流的眼泪比我一年的眼泪都多。不只是我,所有的人,包括像武长城这样坚强的北方汉子,都曾经在我面前和我看不见的背后流了无数次的眼泪。

那天我和闻婧约好去一个农家型度假村吃鸡,听说那家鸡做得很不错。本来我们也约了微微火柴她们,但她们都走不开。于是我和闻婧就决定我们俩去。当我和闻婧酒足饭饱地从那个穷得鬼都看不见的地方开车回家的时候,我们突然在一个胡同口前面被几辆摩托车拦下来了。

我刚被拦下来的时候挺纳闷的,我以为是警察,于是很紧张地问闻婧带本儿了没有,嘴巴里酒的味道重不重。闻婧跟我说,没事儿,有我在呢,没事儿。一副大尾巴狼表情。然后她还特得意地补充了一句,就算把我本儿扣了,我也能请出神仙帮我让他们丫几个把本儿乖乖地给我送回来。

结果我发现我想得太天真了,在这种荒无人烟的胡同里,怎么可能有警察?就算警察挺惨的日晒雨淋地跟电线杆子似的杵在马路边上,可是他们也不会没事儿吃饱了来这种地儿转悠啊。

等我发现不对的时候,闻婧也发现了。于是她突然倒车然后转头就开。我当时很紧张,我知道遇上犯罪团伙了。以前都在电影里看开着车被人追杀的镜头,我在小说里也瞎编乱造过,可是怎么生活中也发生了呢?我用力给自己一嘴巴,结果我发现这不是梦。

我很慌,我这人一遇到事情就乱,以前闻婧跟我一样乱,因为有微微在,我们知道微微一个人冷静就行,我俩可以先乱着。可是现在就剩我和她了,所以她竟然显得特别沉着。我看着后面明晃晃的摩托车灯觉得很恐怖,心跳快得都有点让我承受不住了。

最让我担心的是我不知道这帮人是想劫财还是劫色,如果是劫财那我停下车来让他们抢,可是后者就太让我承受不住了,毕竟我和闻婧就像微微说的那样,是精神妞,不能像火柴一样说豁出去就豁出去的,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渴望过岁月的大手把我捏得格外蹉跎。

在一个胡同的转角处闻婧突然一个急刹车,刹得真死,要不是我扣着安全带我觉得我都能把挡风玻璃给撞碎了。我刚想骂她傻b你快点开啊,等死呢!结果闻婧把我这边的车门打开一脚把我踢了出去。然后她关上门就开走了。开走之前我听到她在车里对我吼“躲起来!”

我身后就是一堆垃圾筐,这里很黑,没路灯,所以我钻进那些竹筐中发现特别安全,可是当我蹲在里面我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害怕。甚至比上次冒充小姐差点被火柴她爸爸办了那次都害怕。我抱着腿,看着那些骑车的人一个一个从我的身边呼啸过去,看着那些车灯越走越远,心里却越来越慌张。

我摸出手机,哆哆嗦嗦地给火柴微微白松顾小北陆叙打了电话,从第一个给火柴的电话我就开始哭,我说火柴,你救救闻婧啊,你不救她她就死了,你快来啊……我刚把这些没头绪的话说完我的眼泪就像泉水一样翻涌出来,哽咽得我话都说不出来。火柴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在那边也很急,听我说话乱七八糟的她更急,我花了好多时间好多精力来抑制自己的语无伦次终于把事情讲清楚了,火柴一听就慌了,我记得她一直在小声地说,*,他妈的这次完了,完了……我听到火柴这么说话我哇地就哭了出来。可是我又不敢大声哭,怕把那些人引过来。火柴问了我地点,我大概跟她讲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讲清楚,因为我只知道是在这个胡同里,但是刚闻婧那么七拐八拐的我也弄不清楚方向了。

之后我又给另外的人打了电话,同火柴一样,我并没有越来越冷静而是越来越慌张,越来越语无伦次,到最后我打给陆叙的时候,我已经说不完整话了,我就只记得自己一直在电话里跟他讲,陆叙,闻婧出事了……完了……怎么办啊……我想回家,我真的想回家……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然后我就是没完没了的哭。后来陆叙说你现在别讲了,自己呆在那儿别动发生什么事情也被出来,我马上过去。

我挂了所有的电话,躲在那个黑暗肮脏的小角落里。我想出去看看闻婧有没有事情,可是我却怎么也不敢站起来。

过了两分钟后我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因为我听到胡同尽头闻婧的声音,闻婧一直在骂,开始的时候骂得很凶,然后越骂约小声,后来变成了求饶,再后来就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呼喊,其中我隐约地可以听到布料撕裂的声音。闻婧的哭喊是我从来没有听见过的凄凉,高高地回荡在黑色的天空之上,我蹲在那些散发着腐烂味道的垃圾里抱着自己膝盖,约抱约紧,因为我不知道除了自己的这双腿我还有什么可以抱的东西。我一直咬着嘴唇怕哭出声音来,我知道我的嘴唇破了,因为我尝到血液腥甜的味道。我闭着眼睛,什么都不想去想,可是眼泪一直流,我却不敢哭出声来,巨大的压抑压在我的心口上,难过像抽搐一样一阵一阵地漫过全身。我知道胡同的尽头全天下最无耻的事情正发生在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身上。可是我什么都不能做,我只能蹲在那里,我甚至在想,如果一刀杀了我,也许会让我好过点儿。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那些人从我面前开着车走了,整个胡同特别安静,就像小时候我晚上偷偷起来站在院子里玩儿时一样安静。那个时候我特皮,晚上不爱睡觉,一个人晚上溜到院子里看星星都觉得特有劲。可是现在,我站在两边墙壁都已经班驳了的胡同里,我特别难过。我爬起来走过去,我们开来的车的窗户全部碎了,地上到处都是玻璃碎片。在那个墙角我看到了闻婧,头发很乱,衣服裤子都破了。她的头埋在膝盖上,我站在她面前,不知道该怎么办。

闻婧,我小声地叫了一声,可是我马上发现自己的声音比鬼都难听。又小声又抖啊抖的。闻婧没有理我,她还是抱着腿坐在那儿。我看着心里难过。以前我每次出事闻婧都替我找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习惯了在闻婧的保护下生活。我知道哪怕我在外面无法无天,我都有个好姐妹会始终站在我旁边甚至始终站在我前面。我无耻地习惯了这种照顾,并且看做是理所当然。可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我他妈彻彻底底地错了!我宁愿我跟闻婧一起被那些王八羔子给糟蹋了也不愿意自己一个人躲在垃圾堆里。我有点站不稳,于是我干脆坐下来,地上的雪很脏,可是我不想去管了。我爬过去,我想摸摸闻婧的头发,因为太乱了,我想帮她理顺了。可是我一碰运气到她她就哭了,她一边哭一边特别小声地说,求你了,不要碰我。

我一听到闻婧的声音我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滚下来。**在墙上,身子都没力气了,沿着墙滑下去。我用头一下一下地朝墙上撞根本就不疼,我的眼泪鼻涕全都流在我的大衣上,真脏!我他妈觉得我真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微微火柴他们都来了,他们站在我面前,我抬起头,我一看到微微我更伤心,我站起来抱着微微就开始哭,我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地说,闻婧她……她……

微微抱着我,特别用力,她说你别哭了,不要哭!我听得见微微口气里咬牙切齿的味道。我趴在微微的肩膀上,我看到火柴的眼泪突然滚落在雪地里。

火柴说,妈的,除非不让我知道是谁做的,否则,我他妈不来了丫全家我他妈就是王八养的!

武长城站在闻婧面前,我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我觉得他哭了,因为我看到他的肩膀一直抖,停都停不下来,跟一个站在雪地里冻僵了的小孩子一样。他把他的大衣拖下来,裹住闻婧,然后把闻婧抱到车上去了。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我看不见他脸上眼泪的痕迹,可是我知道,他肯定哭了。因为他的眼睛里全是血,布满了血。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我看到他的手指紧紧握在一起,关节都发白了。我推开微微,我走到武长城面前,我低着头不敢看他,我说,你抽我吧,狠狠地抽我吧。以前我第一次见武长城的时候就因为他是姚姗姗的表哥,我就在想如果打起来肯定要跑,不然被这么魁梧的人抡贺了胳膊甩一嘴巴谁都找不住,可是在今天,我站在他的面前,我是真希望他能狠狠地抽我,我才会觉得心里不那么痛,不那么压得我呼吸都难受。

武长城把闻婧抱进车里之后回过头来看我,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如婚所愿狠狠地给我了一个耳光。我当时被抽得什么都看不见,可是我没有任何怨恨,我只是告诉自己站稳了不要晕过去。微微和火柴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过来扶住我,我推开了微微,我说我没事,一边说一边把眼泪往肚里咽,我不能哭。

闻婧一直躺在医院里,我们不敢跟闻婧的家里讲,于是微微就打电话说闻婧和她一起旅游去了。我每天在家里跟我妈学煲汤,我大部分的时间都留在医院里陪闻婧,我在单位请了半个月的假,公司老板对我发很大的火,可是我用的是平时加班掐来的假,他也不好说什么。我每天端着保温壶朝医院跑,那些护士总是笑着和我打招呼,她们说,你又来看你妹妹啊?我摇摇头,我说,是看我姐姐。说完之后我都是马上转身就走,我怕我在她们面前莫名其妙地哭出来。我坐在她边上看着她没有表情地睡着,然后望着天花板,我就觉得那首歌唱得特别她,我心如刀割。我眼睛里总是出现以前那个爱闹爱贫爱和我拼酒的闻婧,那个在武长城的身边终于找到了自己幸福的闻婧。可是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那些闻婧都变得很模糊,看不清楚。

有时候我喂闻婧吃东西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忍不住,我总是赶紧擦掉,闻婧看着我哭也不说话,只是把头别过去。不再吃东西了。偶尔她会对我笑笑,可是那笑容让我觉得特别辛酸。

有一天晚上闻婧睡了,我坐在她旁边。武长城坐在床的另外一边。他握着闻婧的手。这几天武长城也一直守着闻婧,几乎都没去上班。不过闻婧的爸爸倒不至于没车坐,单位的司机多了去了。这几天武长城一直在医院里,没看他笑过也没看他哭过,他总是一声不响地穿行在病房和医生办公室之间,拿着药,叫护士,买饭,我看着他高大的背景觉得他身上弥漫着一种坚强的忧伤。

我叫他到楼下去,让闻婧休息,顺便我也想和他谈谈。开长城看着睡着了的闻婧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我和他在草地上坐着,有时候他讲,有时候我讲。他告诉我,他认识闻婧之后觉得她一点都不是那种蛮横的小姐,这也是他愿意和她在一起的原因。他说闻婧就觉得是一个长不大的丫头,特别想照顾她。别看她平时装得挺牛的,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武长城转过头来望着我,他说,林岚你知道吗,闻婧从小就特别佩服你,她觉得你是她的偶像,所以随便你说什么她都帮你。她跟我说她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血性的一个人,用着最大的热情来面对这个生活,所以她喜欢你,愿意一直站在你的后面。其实按照她的条件,家里背景那么她,长得也漂亮,完全没有必要跟在你背后让你的光芒掩盖她的,可是她还是默默地站在你背后,心甘情愿地让你的光芒掩盖她的光芒。

我听了武长城的话心里很难过。其实我知道闻婧都是一直站在我的背后,有时候我会觉得她这个人没什么主见,什么都要问我,有时候觉得她烦,觉得做人就是应该像微微那样,要掌握自己的生活才算牛掰。可是每当闻婧无限度地迁就我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内心是一种愧疚和感动,就跟泡在温水里一样。

我转过头去,看到武长城眼睛里全是泪水,我没说什么,装做没看见。他低着头看着脚边的草,眼泪掉了一两滴下去。我看到他的喉结一上一下地滚动,我知道这种哽咽的不敢发出声音的哭泣是多么地难受。我说,要不,你再抽我一耳光?

他笑了,又有滴眼泪悄悄地掉进草里。他说,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的,那天我太冲动了,我这人劲儿大,估计弄疼你了。后来你不在的时候闻婧跟我讲,她说你不该怪林岚的,那种情况下换了谁谁都不能跑出来,难道你叫林岚出来和我一起被那些王八羔子……糟蹋吗?当我听到她说糟蹋那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里像揪着一样疼,从来没那么疼过。小时候只记得我玩刀子一不小心把我妈的手拉出了一道很长的口子的时候哭得有这么难过。林岚,你知道吗,其实无论发生什么,闻婧在我心里都跟小公主似的一样纯洁,真的。

我看着武长城,他含着眼泪的笑容在我看来特别的纯真而美好。我突然觉得很感动。

我躺下来,我说,我明白,其实闻婧在我心里一样,是个最纯洁的小公主。

我的眼泪流下来,灌溉了下面这些柔软的草。不知道来看,会不会开出一地的记忆和忧愁。